Cyclops was right 我是阿力力

一只拍照片的西伯利亚狐。call me力力

【原创耽美】新坑,来LOFTER做广告

来LOFTER做广告,请大家来吃。

欢迎留言,感恩的心。


全文AO3地址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5492552/chapters/35964357


前文:

01: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266545441291970

02: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267238805881353

03: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267604612128027...

1 55

不除草了,粮食向都锁了,大家还是AO3见吧

AO3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huangcunzhang/pseuds/huangcunzhang

4 25

【闪电侠】【冷闪ColdFlash】闪电侠与冷冻队长的秘密情事?(短,完)

出处:闪电侠电视剧 The Flash(2014)

配对:冷冻队长/闪电侠  ColdFlash

分级:M

设定:存在原创角色,这些原创人物的名字都是动物们的属名学名,分别是犬属、猫属、小鼠属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你看到这篇West写的文章了吗。”中城异闻报“真相”板块的总编Mus举起手里的照片时讯报(Picture News),专题记者Felis和摄影记者Canis露出了不屑一顾却又有些嫉妒的笑容。

“我敢说她一定有内幕消息。”Felis耸耸肩,他的眼球转了转,看了一眼Canis。

Canis把报纸从Mus手里接过来,用指尖弹了一下:“确实是篇很...

6 97

【冰与火之歌】狮子詹姆的右手

what if 詹姆在科本给他治疗时选择了使用罂粟花奶。


01
詹姆


疼痛像空中的巨龙,像瑟曦擎着的逐渐离去的火把,像他记忆中伊里斯堆满地窖的野火……
整个梦中,他都感受到火焰灼伤手指。不存在的右手手指在烈火中枯萎,疼痛在他的骨髓和身体的每个角落流窜。
伊里斯总渴望用野火洗澡,而如今我全身是火。
断肢流出血液和脓汁,如同烂熟的水果,他靠在墙上,科本走过来。
这是个一头灰发,面目慈祥的高瘦男人,他伸出一个指头拨拨詹姆的伤口,伤口里散发出骇人的臭气。
“您发现了吗,附近的血肉都已变质,必须切除。最周全的方法是把整个手臂截掉。”
“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,”詹姆道,“清洗伤口,把...

5 26

【冰与火之歌+亚瑟王】仿声鸟是森林的弓箭手

简介:比尔醒来发现自己是小手指

弓箭手的直觉是什么?

射箭


分级:PG

短篇完结


01


培提尔

他从一张舒服的床上醒来,空气中是清新的紫罗兰花香水的味道,干净又清爽的香味令他有些迟疑。
我在某个妓院,他想,或者在国王的床上,他闭着眼睛,懒洋洋地摸摸左边的床铺,旁边并没有人,男人和女人都没有。他翻个身,睁开眼睛。
壁炉、矮桌、能看见红墙的房间……这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地方。
比尔一个打挺坐起来,他环视整个房间,床头没有他的匕首、更没有他的弓箭,他觉得自己裸露着身体,毫无防备。
这不是我的卧室,不是我熟知的王国,他眺望着窗外橙红色的城市以及那片蔚蓝的海,这他妈的根本不是英格兰。
他的侍...

12

【原耽】回形针俱乐部 06

弗雷这天选择了一件款式和颜色都轻松的浅蓝色衬衫,搭配灰色的V领绒线衫。一天的工作结束后,他离开工作室,去往皱纹纸俱乐部。走之前,他还特意弄了弄头发。他不能让自己看起来太正式,那会太像和客户开会。何况律师世家出身的他容易给人一种太严肃太古板的印象。
弗雷有点儿紧张,他不知道他会遇到哪些人,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,他们会和其他人一样,把他当做是同性恋,然后和他打成一片——他的同性恋和双性恋朋友们老是觉得弗雷是个找不到对象的深柜,他们喜欢他,同情他,通常会以一种“我知道你的难处”的目光看着他,却也尊重他说自己是直男的事实。
弗雷走到皱纹纸俱乐部那扇绿色大门前时,是晚上7点35分。他理因比其他人都要早,毕竟他...

8

【原耽】回形针俱乐部 05

和弗雷上床后的第一个周三,奈哲尔又一次走进了那扇由暗绿色金属制成的大门。上次他对这儿的猜想是尖叫的鸡笼、肌肉男的聚集地,这次他对这儿的印象是温暖的下午茶、和他一样开朗大方的直男。
男人们都在那儿,扎克依旧在中间,他的旁边围坐着其他人。
奈哲尔感到无限亲切,像去公园里看一棵每个月都要去看一次的树。
你好,阿尔贝托,你好,扎克,你好,克劳斯,你好,盖布瑞,你好,雨果,你好,瑞恩,你好,⋯⋯
他一个一个和男人们打招呼,但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他停了下来——他忘了那个男人的名字。
他叫什么来着?他上次似乎没有自我介绍,而且他几乎一句话都没有说。上次他坐在阿尔贝托的旁边,冷酷地吃完了那块蛋糕,并且连盘子都刮得干干净净...

10

【原耽】回形针俱乐部 04

一只胸前长有黑色斑纹、像打了条领带的小鸟在弗雷公寓的露台上跳跃。
弗雷意识到有光——秋日的阳光斜斜地照在他的脸上,他在大床上缩了一下身体,又舒展开。他抬手去摸床头柜,在那儿摸到了他的黑框眼镜。他坐起来,眯着眼睛戴上眼镜。我昨天不是在沙发上睡着的吗?他努力回忆,昨天晚上他回来时已经很晚,洗过澡便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接着奈哲尔来找他聊天,然后他就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弗雷拿下眼镜,捏了捏眼睛中间的位置,又将眼镜戴上。先不管他是怎么到床上来的。他昨天晚上忘了收拾房间,安全套还在电视柜上吗?他得快点扔掉潮湿的安全套,以免那儿长出蘑菇。
弗雷瞥了一眼电视柜,那儿根本没有什么安全套,电视柜被擦得能当镜子照。弗雷很纳闷...

7

【原耽】回形针俱乐部 02

快要走到回形针俱乐部门口时,奈哲尔已经要想起他和弗雷上床的过程了。他正准备回忆、领悟、再次感知那可疑的白色粘稠物体是怎么被弄出来的,回形针俱乐部的门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中。 

上床过程瞬间不知道溜到大脑的哪个角落去了。 他的脑中只剩下回形针俱乐部了。 
回形针俱乐部的大门是暗绿色的金属,上面是一些划痕和涂鸦,绿得非常独特。 
奈哲尔由此联想到章鱼博士的老巢、中土世界的入口、基佬联合会、海藻研究中心、铜绿发展委员会⋯⋯ 他发现这扇大门有让奇怪的词语不断蹦跳出来的魔力。这么说来这个地方一定有能力拯救他。 
奈哲尔在回形针俱乐部门口站定,犹豫着,...

10
 
1 / 72

© Cyclops was right 我是阿力力 | Powered by LOFTER